当前位置:广东颐安老龄产业有限公司历史惊魂守灵夜
惊魂守灵夜
2022-12-05

一、墙角有人

“张警官,你相信灵魂出窍吗?”

在狱侦科的讯问室里,始终低头沉默的陆扬威冷不丁扬起他那张憔悴苍白的脸,紧盯着我问。许是他的口气太过阴鸷,我不由自主地打了个激灵。忙乱地躲开了他的注视。陆扬威笑了,是苦笑,“我看得出,你相信。”

“请别转移话题,你应该明白我来的目的。”我强迫自己镇定下来,再次重复了一遍问话。陆扬威却像没有听到,又垂下脑袋喃喃自语:“他哭了,在求我。他很可怜,真的很可怜,我不知道该怎么办……”

逼仄的讯问室内,除了因犯强奸(未遂)罪被判处有期徒刑8年、至今已在监狱服刑过半的陆扬威外,只有我和同事两个人,那他念叨的“他”会是谁?不等询问,陆扬威似乎下定决心,咬着牙说:“我认罪!陈帆是我害的,理应遭到惩罚。”

“你说的他是谁?谁哭了?”我问。

陆扬威转移视线看向墙角,定定地瞅了足有半分钟才开了口:“是我爹。他就站在那儿,站在你身后。他老了,比以前瘦多了,我看着都心疼……”

我和同事几乎同时扭转头,墙角空荡荡的,什么都没有。

二、古杨镇性侵案

去年,我接手调查服刑人员的申诉案。陆扬威,现年38岁,家住古杨镇,上有老父亲和一个哥哥陆耀武,妻子叫吴梅,女儿陆怡,正读高中。在提审前,我详细翻阅了他的案卷,没看出有何疑点—4年前的一个傍晚,雨下得正紧,在古杨镇外的小青山上,陆扬威遇到了年仅18岁的被害人陈帆。在法院移交的档案副本里存有陈帆的照片,女孩的个头不矮,模样清秀,再加上被雨浇得透湿,身段自然更加诱人。陆扬威邪念顿生,死死抱住陈帆欲行不轨。眼瞅衣裙被撕碎,陈帆拼力挣扎,大声呼救。毕竟都是同村人,陆扬威怕了,正迟疑该不该放过她时,陈帆猛力顶中他的下腹,随后跌跌撞撞逃往山顶。陆扬威忍痛追赶,想求她饶了他,可陈帆吓得六神无主,脚下一滑,失足滚下了山谷。

据陆扬威供称,事发后,他也跟到了谷底。见陈帆的头部磕上岩石,人也没了气,他当场就蒙了,至于是怎么逃回家的,他半点都记不起来。但他满身泥水的狼狈状,被四五个村民瞧在了眼里。由于陆扬威供认不讳,又有证人证言,这桩强奸案很快审结。可就在不久前,妻子吴梅探监哭着走后,陆扬威吵闹着要翻案,说他是清白的,陈帆不是他害的。上一页1234下一页

沙洛姆教授--诺贝尔奖金获得者,人称 现代机器人之父 。这个曾为 人体模拟学 奠定了一些理论基础的人,几天来正被一个问题困扰着。他总感到这些理论在发展的过程中,已出现许多谬误和破绽。可是错在哪儿,他却无法肯定。每每到了夜间,当他被这个问题困扰得不能入眠时,他甚至于想把这些理论全部推翻了重来。

在经过了一个不眠之夜后,清晨,当沙洛姆教授疲倦地坐在早餐桌前的时候,厨房机器人送来了早餐和一份装潢精美的请帖。那会儿他完全没有食欲,就用两个指头捏起了那份请帖,慢慢地读着: 柯拉超级跨国公司, 他疑惑地摇了摇那白发苍苍的头,继续念道, 敦请最尊敬的沙洛姆教授先生,光临豪华大饭店,共进晚餐。总经理赫伯特 洛威尔顿首。即日。 赫伯特 洛威尔? 沙洛姆教授捏着请帖站起来,在地毯上来回踱着,自言自语地说, 想起来了,那个花花公子赫伯特!他什么时候又当上了"柯拉公司"的总经理了? 傍晚,沙洛姆怀着好奇的心情来到了豪华大饭店,会见了赫伯特。这位 柯拉公司 的总经理,40多岁,高高的个儿,风度翩翩,一看就知道是个聪明过分的人。他那双褐色的眼睛转得极快,透着那么一股使人捉摸不定的神气。寒暄以后,赫伯特竟立刻开门见山地说: 教授,我们公司根据您的理论制成了一种新型的机器人--"柯拉3型"。董事会决定聘请您为我们公司的科学总顾问,并想请您主持"柯拉3型"的最后试验。 说完,他得意地眯起了那双骨碌碌转的褐色眼睛。不想,教授却丝毫没有为他这些高贵的头衔所打动,半晌才冷冷地说: 我没有兴趣。 唔? 赫伯特那褐色的眼睛一下子瞪大了,又飞快地转起来。忽然,他的声音变得甜腻腻的, 要知道,这产品是体现了您的思想啊,是您的!要想让它顺利投入市场,当然还要借助您的威望,您的! 他见教授还是连头也不抬,就 刷 地亮出了一张聘书。他把聘书直戳在教授的眼前。上面有着一行赫赫的大字: 任期五年。年薪四百万美元。 赫伯特按照生意人特有的眼光,确信这巨额的美元谁见了都会动心的。

我不想给你们做广告! 出人意外的是,教授却仍不为所动,冷冷地推开了那份聘书。上一页1234下一页

眼下,既然他又认罪,申诉案也该结了。我和同事起身要走,却听陆扬威吞吞吐吐地说:“张警官,你能去古杨镇看看我妻子和女儿吗?她们过得很苦。”

我斜瞥着他,心说:被害人陈帆和你女儿差不多大,你怎么忍心下得去手?对不起,我没工夫。陆扬威似乎看破了我的心思,一时间泪如决堤,“小怡,爸对不起你,爸真不是畜生啊……”

两天后,我走进了古杨镇。敲开院门的那刻,我愣了神。陆扬威的妻子吴梅虽说已人至中年,可身段依旧苗条,肤色白皙,在山乡绝对算得上是百里挑一的美人坯子。家有如此漂亮的老婆还去强暴别人,陆扬威若非色鬼上身,就是浑蛋透顶。

说明来意,吴梅凄然一笑,说小怡去看他爷爷了。话刚出口,忽听院外传来一阵呜呜大哭声:“妈,他们又打我骂我了,东哥也不管。我要离开古杨镇,你快带我走吧……”

泪流满面冲进院子的,是个发育得像花儿一样美的女孩,她一头扎进吴梅的怀里,直哭得肩头乱颤。

这个女孩便是陆扬威的女儿陆怡。陆怡说,她爷爷已昏迷了3天3夜,恐怕挺不过今晚。那几个欺负她的人是镇上的无赖,嬉皮笑脸地拦住她动手动脚,说要向她的老爸“学习”。吴梅越听越气愤,抄起铁锹正要往外冲,又一声惊天动地的哭号骤然响起。

陆扬威的父亲死了!

三、惊魂守灵夜

从古杨镇回来,我再次提审了陆扬威。陆扬威满眼都是血丝,情绪也异常烦躁,“我爹死了,对吧?”

我不由得心头一紧,“你是怎么知道的?”

“昨夜,他来过……”

“陆扬威,请不要故弄玄虚!”同事冷脸发出了警告。陆扬威咬得嘴唇都渗出了血,继续自说自话:“他说对不住我,会把传家宝留给我。”我问:“什么传家宝?”

“一只陶罐,宋朝的。”陆扬威苦闷万分地摇摇头,求助似的看着我,“我不要什么古董。张警官,求你告诉我,恩情能交换,能还完吗?”

在古杨镇,我听说陆扬威并非陆耀武的亲弟弟,他是从小青山上捡来的。捡到他时还没满月,瘦得仅有巴掌大。如果不是养父母怜惜他、疼他,别说长大成人、娶妻生女,没准儿早做了山野孤魂。说到这儿,街坊们一个个恨得咬牙切齿:没想到,老两口含辛茹苦拉扯大的却是只披着人皮的狼!上一页1234下一页

“在老家有这样一句话,老儿子大孙子,老爷子的命根子。唉,我终究是捡的,不是老儿子,不是命根子。”叨叨咕咕地说着,陆扬威重重捶打了下脑门,“爹,你放心走吧,8年换34年,咱爷俩扯平了!”

8年是陆扬威的刑期,34年是他在陆家生活的年头,莫非这里面真有什么不可告人的隐情?老儿子大孙子,老爷子的命根子,这桩强奸案不会和陆扬威的侄子、陆怡说的东哥陆东有瓜葛吧?明天,我还得去一趟古杨镇。但让我万难料到,一桩更为诡异的事件正在守灵夜悄然上演。

陆扬威和大哥陆耀武各自盖了新屋,老爹单独住在老宅里。去世的当夜,陆东哭得涕零如雨,执意要为爷爷守灵。午夜时分,等众人散去,陆东爬起身反锁上门,冲着棺材开了腔:“爷爷,咱家的宝贝呢?我可是老陆家的独苗,你不留给我留给谁?”

屋内,灯光黯淡,静寂无声。陆东东瞅瞅,西望望,抬腿从棺材上跨过去直奔爷爷的火炕。三下两下扒掉炕砖,刚摸到陶罐,手机突然“嗡嗡”叫起来,陆东登时骇得头皮发奓,而摸出手机只瞅了一眼,便“妈呀”大叫着瘫倒在地:来电显示是爷爷的号码!

“爷爷,你别吓唬我,等找到宝贝,我,我给你烧一大堆金山银山,豪宅宝马!”

天,棺材里有响动!陆东听得毛骨悚然,那窸窸窣窣的动静如同爷爷在翻身,要爬出棺材!

四、不可思议的真相

守灵夜发生的这一幕是我在抵达古杨镇、跟当地警方察看现场后想象出来的。之所以惊动警方,是因为陆东被吓得大小便失禁,疯了!天亮时分,陆耀武和操持白事的先生一推开老宅的房门,就看到陆东目光呆滞,又哭又笑,那只陶罐也碎了一地。

在讯问室里,当我把陆东疯癫的消息告诉陆扬威时,陆扬威并无半丝惊讶,倒是他的询问让我暗吃了一惊:“张警官,我老婆是不是想和我离婚?”

昨天,离开灵堂,我又去了陆扬威的家里。陆怡蜷缩在床上,哆哆嗦嗦抖个不停。吴梅紧攥菜刀守在门口,恨恨地说有两个无赖灌多了猫尿,想占女儿的便宜。若非她豁出命要剁了他们,后果不堪设想。临滚蛋前,那两个无赖声称陆东欠了他们的钱,并许诺让他们玩玩水灵灵的妹子陆怡,以此抵债。听着吴梅的哭诉,我顿时恨得牙痒:“你怎么不报警?”上一页1234下一页

某县一法官的汽车行至半路时,突然熄火了,司机怎么打也打不着。法官看看路旁有两棵大杨树,一棵树旁有三个人好像在挖土,就说别打了咱都下车休息一会吧。

正是夏初时节,法官来到没人的那棵杨树下刚站定,那三个挖土的人扔掉手中的工具鬼哭狼豪地往法官这里跑。法官一愣,心想出什么事了竟吓得三个大人如此狼狈?

活见鬼了,活见鬼了! 其中一个人边跑边喊,其他俩个人想喊喊不出,想跑又跑不动,就像站在跑步机上原地踏步

法官看到跑到自己跟前的一个年近四十岁的汉子,吓得脸色如煞白瞬间又如黄土。法官问,老弟这是怎么回事,竟把你们吓成这般模样?那人指着他们挖的那堆土说,鬼,那里有鬼!法官笑嘻嘻地说,大白天的有什么鬼?这时那司机急了,对汉子说,讲明白点,这是咱县的法官,你怎能胡言乱语?

可能是因为他们三人都听到 法官 二字,如打了剂强心针,都突然变得好似不害怕了,很快恢复到了常态。那汉子说,我们就是前边这个村子的人,想在这里挖地基盖一间看苹果的房子,他指指旁边一片果林又说,谁知挖出来一具人尸骨,我们把那头骨扔远了后,它却又摇摇晃晃地向我们挪来

这时,那俩个人也不怕了,走过来说这是真的,不信你们看看,那头骨现在还在动里。法官一方面觉得新鲜,一方面他不相信什么鬼,更主要还是出于职业的敏感,就说走,咱们几个一块看看去,到底是怎么回事?法官在前面走,四个人在后面跟着。他们到了那堆土跟前看到那骷髅果然在动。法官蹲下去仔细端详一番,并用棍把它翻了两下,就光一个沾满土的头骨什么也没有,可是它为什么动?那三个村民说,可能它有冤情,小鬼推动的呗!

法官不相信有鬼。这时他掏出手机给县公安局打个电话,简单地说明了情况后,让把有验尸经验的老李请来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?

法官收起手机后又问这里埋的人是谁?过去是谁家的地,现在是谁家的地?是谁家地都答上来了,但死者是谁,谁也不知道。因为从他们记事起没听说谁家在这里埋过人。他们正说着的时候,县公安局的车子已经到了。验尸老李双手抱起骷髅来如啃西瓜般 亲热 ,认真仔细研究,看了一会儿他心中暗自一惊 这人是被害死的!因为他发现了此人右耳中插有一根生了锈的长钉!但他没声张,只对法官和公安局长说要带回去好好看看。上一页1234下一页